夜客

最好的结局是一场瓢泼大雨

清潞微澜:

我仍记得曾有几个姑娘满心欢喜的告诉我,虫铁圈是她们混过的最温柔宁和的圈子
在银幕上的浩荡离别后,越来越多人温柔的拥抱虫铁的美好,驶向盛大的列车却仓促拉下一半帷幕
抄袭,互撕,被误导的群情激昂
有原创者的被迫退场,还有温柔的姑娘蒙受委屈
心灰意冷终是迟早的结局
我们怀着对虫铁的爱入圈,不希望怀着对圈子的心灰意冷而立场
因为我们爱着那个用十余年时光执着追逐先生脚步的干净少年,因为我们爱着那个伤痕累累却怀着一腔孤勇热爱这世界的钢铁侠


雪走yoki:



算算入圈也就三个月,目睹高潮到落幕猝不及防。
想安静写东西,不吵不闹,不争不抢,很多事不了解被蒙蔽,很多事太草率恐轻薄。
总有时候深海忍不住喧嚷,阵痛后能不能再从头。
一直以来不习惯在lof公然发表个人情绪,以后也会更自律也更安静,此致。




你若敞亮:







说来话长,我思索从何说起时,倒忍不住先是自省,该是我放任了。

因为你先同我示好,问了些写作相关的问题,于是我便潜移默化地把你当做小读者小作者。照搬的当时我就有发觉,也迂回地点过你,没有直言指出是我的错。我把这当成一次偶然,只当你是太喜欢,被影响。

后来有好些人来问过我,问你是不是我的小号,我发觉你字里行间的神肉相离,而那些说心血太严重、说作品也枉然的故事,忽地被打上了你的署名。令我最哑然的不过是那些我推过的作者,你“成功”成为了她们的影子。至此,我束手无策也不想趟这浑水,只说算了,这也是我的错。

我对单纯的撞梗有多宽容呢?打个比方,前圈也有人同我撞梗,不同的是人家先来同我私信交流。我不得不表态借梗也好撞梗也罢,换个人来写同人会有不同的第二生命。我尊重这种第二生命,但却难以认可抄梗。

我好些时候没再读你写的东西,这次借着机会不得不读,才知道原来我误以为热切的喜欢可以这样刺手。它们打着补丁,缝着针脚,像云像雨也像风,却独独不是你。

你先前写了一篇说比喻的写作技巧,我不想说更严重的话,也许你觉得通篇比喻非常高级。学比喻可以,但请不要成为比喻。

我们在写作上都不是完美的人。纵使是你现在的效仿对象,你不知道她曾多么严苛地打磨自己笔下的一篇同人。几百字?几千字?她写的总不那么长,但那些精炼的字句,不是被陈列在外予取予求的免费赠品。你把它们带回去,拆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时,就俨然不能称上一位创作者。

你给我画的那两张画,我还记得。对应的是哪两篇,我也能不假思索地说出来。我也知道你已经删除或隐藏原贴,但我的转发还在。

希望你不要把这当做卖弄的温情,我只是不希望你走得太偏。

大雨再不停下,彩虹就要消失了。








粉胡子:















很抱歉再次来叨扰大家,这次所讲可能有点多,若有心的话就请等一等,驻足片刻,读一读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发表退圈声明之后陆续有姑娘私信或留言询问我退圈的原因,没能回复,再次抱歉,因为我本人的心绪近日也相对杂乱,万象生活中的麻烦层出不穷,就像被困在果壳里,里面是黑色,外面也是黑色。当然啦,思虑很久,整理情绪,决定今天在这里给所有仍然关注我,关注这件事,关心我的状况的姑娘们一个迟到的交代。



















所知部分里,一些姑娘误以为我是由于热度与评论不达预期而退圈。特意说明一下,并非如此。虫铁圈不算热圈,人也不多,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及评论,我都由衷地感谢。创作同人是颗粒无收的事业,凭借的是全然热爱,相信这点所有写手能感同身受;我也算懒人(抱歉啦哈哈),本子都没打算出。总之这一说是完全不存在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之所以退虫铁圈,是因为——比较茫然,也比较累,由于某些行为。一些姑娘已经发现了,走之前我隐藏了以往创作的全部文章,实话实说,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类事件,大吵或其他,无论怎样都难看难堪,最后只能选择自己锁文离开。但必须承认,皆非圣贤,我在人世亦是俗人,逃不了情绪的反复,也有想不通的时候,所以退圈之后,我曾私信过这位姑娘,询问她关于“撞梗”的事情,但对方的态度让我大跌眼镜。以下放出我与其私信的全部记录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私信中提到的文章是我所写那篇,无限战争后,彼得落入了一个没有自己的宇宙;姑娘则是《other than that》,内容巧妙,调换人设,写托尼掉入了一个没有自己的宇宙。或许部分姑娘会认为,平行宇宙是个常见设定,没什么好稀奇。那么在此提出疑问,掉入“没有自己的”平行宇宙也能被归属于常见设定一类吗?甚至对方说这就和猫化一样普遍,相信各位自有衡量。再者,私信已经很明确,姑娘承认自己看过我的原文,并不存在“于不知情状况下”不小心“撞梗”一事——同在虫铁圈,同一个梗,甚至仅时隔几日
















(如图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除此之外,陈述多处也让人摸不着头脑,一说“我记不清内容”,又一说“真的有注意修改规避”。再多提一句,既然这位姑娘有意识“规避”,那就应该清楚这不是常见梗、套路梗,更应明白,这个梗的使用也许会致使双方产生“误会”。而尽管如此,在动笔之前与之后,她却从未来私信过我进行任何询问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既然话题已经聊到了这篇文,那么我们便顺势再谈谈其中存在的其他问题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对比之下显而易见,这位姑娘在此文中还模仿了我创作的句子。至此,或许有看客又生出疑问了:我不认为这个句子有什么问题,它太常见了,谁都可以写,是不是你太多心了?

















原本我也以为自己多心了,但后来去看,发现姑娘竟然对句子进行了修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的,在这位修改之前,我曾指名道姓她抄袭圈内“各位太太”。但此时大家所知道的,仅仅是她与我“撞梗”了,并未提及姑娘任何“句子”抄袭的事。实在不知姑娘出于何种原因,碰巧在对的时间对的文章修改了对的句子。你我都说不清,天下之大,什么奇闻与巧合不会有呢?
















接着讲上述提及的,其抄袭圈内“各位太太”。那么很显然,我不是唯一一个。这里不多言,给各位看看截图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上图为原作者的原文与日期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下图为另一位姑娘的文章和日期)




















文字近乎照搬,日期的先后也一目了然。并且图中原作者尚且注明这是本子未公开部分文透,不做评价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点到为止啦,我所陈述出来放在台面上的并非全部——相信姑娘们自有判断。现在让我们终止这个话题,因为这里还有一些话,对我而言重量万分,这才是这篇声明中最扼要的部分。既然已经要走了,我便决定把话一次说够,说痛快,说过瘾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非常、非常、非常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读者,与事发后前来关心我的姑娘,你们的心意我一字不落全部接收到了,并将永久珍藏。相信长期关注我的姑娘也发现了,我并非一个擅长聊天与交友的人,所以回复大家的留言时总是显得笨拙刻板,无非是谢谢喜欢一类。这里性格也算一点害羞,收到长评时,心里的快乐就好像氢气球,四处奔波,你来我往,把身体灌得满满的,一种巨大的喜悦挤在一起,让我就快要漂浮起来。我很开心、很开心看到大家的评论,每一条我都会翻来覆去地读。很遗憾在此前从未认真表达过,但现在我说出来啦,幸好不算太晚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们在一个圈子里相会,就像共同闯进了一枚绝伦的聚会。是奇遇,是惊喜。这里有香槟,漂亮礼花,健康的噪音,月亮很辉煌,像夏天才会被送来的奇迹,醉醺醺的,闪耀在每个人的头顶上。我们一起分享过一些东西,写在文章里的那些大词,爱呀自由呀生命呀,每分每秒都好隆动。我爱这些时刻,希望你们也是。但再好的聚会也有散场,吉他会打哈欠,大雨会流浪,歌不会永恒地唱。我因此事退圈了,提前离开聚会,我有不舍。但也许大家能明白,有些事看似小,却是刺,正因为渺小而难以被注意察觉。实际上“撞梗”一事被知晓后,也有好心姑娘看不下去,前来私信我,表示虫铁讨论组里出现了一些针对我,讽刺我的言论让人难以忍受,部分人在讨论组里公开嘲讽这也算撞梗的话那所有文章都是撞梗、凭感觉挂人、笑死人了
















——当然不止这种话,其他难听的也有,在此不一一举例,也不作评价
















——这就像也许原本吉他只是打哈欠,但在此时却彻底被摔碎了,一些东西也随之碎了,再也不能被拼凑完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此类言论的确令人无所适从。但我始终相信,在这里,在此刻,存在着信任我的姑娘,存在着善意。我把话寄送给你们,寄送给善意,盼望能听见伶仃回响。同时也祝福姑娘们一切顺遂,有美梦可梦而不惧贪欢,遇见花便去芬芳,拥有夏季便去亮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话已阑珊,夜色将远,这篇声明也与它一同走进尾声了。今夜落了大雨,说不上具体的好坏,但也许它能做捷径,赐人一个干干净净,恍若新生。不知怎样作结才最好,想起曾读到一首诗,诗是生活的镜像,闪电彷徨,爱情凭空淌下泪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说起曾经爱过的人,最好的结局是一场瓢泼大雨。”